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任鸿

讲故事

“当时,马云在办公室,我和他中午一起吃面。我问他,‘你有什么事想做还没做成?’他说,蚂蚁金服体系下想搞花呗、借呗两个网贷公司,但因为2013年浙江温州等地区有较多的民间借贷公司爆雷,很多地方把各类民间贷款公司包括网络贷款公司审批‘冻结’了。我说,‘你只要满足企业自有资本金、不向网民高息揽储、在国家许可的借贷市场合规融资、向有场景的客户放贷、有大数据人工智能为基础的客户信用审控等5个条件,我马上批。’现在花呗、借呗都在重庆,给蚂蚁金服贡献了约一半的利润。”

打比喻

“为什么叫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而不叫成渝城市群?是因为这里只有两个超大城市——成都市、重庆市,这两个周边大多是人口100万—200万的城市,缺少300万—500万的这一中间环节。”这样的布局就像齿轮箱中只有大齿轮带着小齿轮转,大齿轮转一圈,小齿轮则要飞快地转几十圈才跟得上,齿轮模数不匹配,齿牙会磕飞。

10月13日,在上海交通大学承训的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专题研讨班上,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用一段和马云吃面的往事,与在座80名负责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工作的川渝领导干部分享了观点——招商引资不能只盯着对方的长处,要补人所短,帮助合作方解决困难。

3个多小时的授课中,这位重庆原市长全程脱稿、没有喝水、没有休息,仿佛想要抓紧一切时间“抖”干货。培训结束后,川渝领导干部直叹“意犹未尽,收获不小”。

“不能只有大齿轮带着小齿轮转”

空间布局是都市圈、城市群发展的载体。“目前,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在城市布局上是缺少中间环节的,需进一步做好城市规划。”授课中,黄奇帆指出问题。

黄奇帆介绍了一个概念——大都市连绵带。国际通告的城市规划定义是凡是一个城市发展区域,城市化率超过70%的大中小城市人口比例在1:3—1:5的、各城市间交通畅通便捷、分工明确各有特色的,就是达到大都市连绵带的标准。

他认为,这中间,一个重要的空间规划的特征性指标就是大中小城市比例为1:3—1:5。比如,人口1000万的城市周边有人口200万—300万的城市,人口200万—300万再与人口80万—90万的城市相连,这样的比例有助于大城市与中城市、小城市之间的辐射与集聚。

“为什么叫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而不叫成渝城市群?是因为这里只有两个超大城市——成都市、重庆市,这两个周边大多是人口100万—200万的城市,缺少300万—500万的这一中间环节。”黄奇帆说,这样的布局就像齿轮箱中只有大齿轮带着小齿轮转,大齿轮转一圈,小齿轮则要飞快地转几十圈才跟得上,齿轮模数不匹配,齿牙会磕飞。大小城市规模悬殊,小城市往往对接不了大城市功能。他建议,两地共同培育若干城市人口在300万—500万的大城市,“可能在四川也可能在重庆,但需要双方共同培育。”

“产业发展事在人为,方兴未艾”

成渝地区可发展什么产业?黄奇帆在授课中同时用“方兴未艾”一词给两个产业作了定义——一个是航空货物运输,一个是产业互联网金融。他认为,发展这两个产业,成渝地区有好的基础。

“成都、重庆规划建设两个国际机场,这是很有远见的。但旅客吞吐量到了1亿左右是会饱和的。而成渝两地机场发展航空货运很有潜力,目前仅仅是五六十万吨的航空货运量,十年翻番,二十年后完全可能翻两番达到两百万吨以上。且航空货运的附加值高,一个航空集装箱货值基本上是1000万元。”

黄奇帆给川渝干部打气,“目前两地国际航线都超过100条,前景很好。事在人为,航空货运方兴未艾。力争‘十四五’期间两地机场航空货运能双双突破一百万吨。”

黄奇帆提到的第二个方兴未艾—川渝可发力的产业是产业互联网金融。黄奇帆说,“最近十年发展的金融科技是消费互联网金融,目前已接近天花板。真正有巨大前景空间的金融科技是产业互联网金融,这是真正能够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金融工具。今后十年,全国范围为工业产业赋能的产业互联网与金融企业强强联合,极具发展潜力。”

“产业不怕重复”

产业如何发展?授课中,黄奇帆多次强调形成“水平分工、垂直整合”产业链集群的重要性。

“垂直整合就是把上中下游的产业链70%以上的企业整合在一个区域。水平分工就是要把国内外上中下游的零部件、中间品生产企业吸引到成渝地区,每个企业干自己最擅长的活。任何要在成渝地区称王的大产业,都要有主打产品,以及上游、中游、下游的产业链。同时,上游、中游、下游的物流、结算、标准管理、生产性服务业也要形成供应链、价值链的产业链集群。”

针对大家对两地产业同构化的担忧,黄奇帆指出,欧共体20多个国家都能经济一体化,“一带一路”都在推进“五个通”,两地只要在基础设施、公共设施、政策措施、营商环境等方面实现同城化、一体化,成渝经济走廊实现成都向东、重庆向西,相向而行,在此基础上,工业产品、服务品、中间品由企业选择,不必担心重复,市场会优化配置。

黄奇帆认为,政府应在这个过程中出台政策,促进两地企业不分彼此,实现中间品、零部件生产供应一体化,生产性服务业一体化,金融的清算结算一体化等。“在产业发展过程中,两地要在大事中共同发力。比如,发展旅游业,共同打造一个川渝旅游圈,相得益彰。”

“招商引资不是低声下气求人”

讲到什么是好的发展环境,黄奇帆认为吸引企业的不仅要有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还要能对招商对象补其所短的帮助。

“在招商引资中,不是靠低声下气求人,而是要问题导向,看准企业短板,解决企业的实际困难。比如企业有上游缺下游,你帮忙引下游;有技术有钱,你帮忙拓市场;有项目有市场,你帮忙融资,等等,企业自会跟着来。”他说。

另一方面,黄奇帆建议要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支持,“现在关于支持小微企业的政策各地都有,建议法治化,建立起长效支持体系。”

除了营商环境,黄奇帆认为宜居也是好的发展环境。“成为高品质生活宜居地,成渝地区有基础,主要是房地产相对便宜,生活上热闹和休闲结合,生态环境良好。”黄奇帆说,川渝宜居的环境对人才有着很好的吸引力,下一步,成渝地区中的都市圈要继续做好以交通、教育、卫生等为代表的公共服务同城化,打造宜居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