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网自贡8月4日讯(记者 徐昭磊)2020年6月17日,历时27载,历经9任局长、5任刑侦大队长,辗转成都、达州、浙江温州等地,历时90余天的斗智斗勇鏖战,犯罪嫌疑人邹大武如实供述了27年前在荣县来牟镇抢劫杀害莫某某的犯罪事实。

至此,27年前震惊荣县的“溶洞腐尸案”成功告破。

案发:偏远溶洞发现腐尸

时间回溯到1994年1月1日。当天,荣县公安局接到群众报警,称在荣县来牟乡(现来牟镇)一偏远溶洞内发现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接警后,荣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现场勘查民警张孝明与同事们一同前往,开展现勘工作。

指认案发现场

“经过勘查,我们确定了尸体是一名男性,因头部钝器伤致死,确定为他杀。”张孝明回忆,事发现场找到一块手表和一张鞋垫,警方很快确定了受害人为此前失踪村民莫某某。莫某某时年19岁,做茶叶生意。1993年8月底的一天,莫某某去成都卖茶叶返回来牟后无故失踪,家人多方寻找无果。

根据当时的调查情况显示,大约是1993年8月28日早上,莫某某与时年23岁的邹某某一同前往成都卖茶叶,返回来牟那天傍晚,二人在镇上餐馆吃了晚饭,饭后各自分开回家。莫某某彻夜未归,家人多方寻找无果。莫某某的家人曾多次找邹某某询问情况,邹某某均坚称不知情。直到1994年1月1日,邹某某得知莫某某尸体被发现的消息,便于1月2日早上仓皇逃离,而后犹如“人间蒸发”,再无踪迹。

追逃:历经9任局长、5任刑大队长

案发后,民警经过调查走访,种种迹象表明邹某某十分可疑,加之突然失踪,说明他有杀害牟某某的重大嫌疑。当即,警方随即围绕其家属亲友等关系开展案件侦破工作。然而,邹某某出逃后根本不与家人亲友联系,加之当时的办案条件有限,始终没能找到有效的线索和突破口。

指认案发现场

多年来,荣县公安局历经9任局长、5任刑大队长,侦破工作始终没有停止。这起命案成了一代又一代刑侦人心里的一个结。

“对于命案积案,局里每年都会梳理,每一任局长、每一任刑大队长都会在上任和离任的时候,逐一再研判或交接嘱咐。”据荣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任伟介绍,今年,公安部开展“云剑-2020”命案积案件攻坚行动,该局对辖区内所有命案积案进行了详细梳理,并把该案确立为攻坚对象,展开侦破工作。

今年3月20日,荣县公安局成立专案组,任伟担任组长,全力开展命案积案攻坚工作。

由于案件历时久远,必须找到案卷并与当年的办案民警交流方能快速了解案侦情况,找到破案“捷径”。专案组查阅原始卷宗材料并与历届办案民警进行交流,但未发现邹大武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专案组决定兵分两路,一路深入案发现场周围,对当年与案件有关的所有人、事、物进行仔细的调查、访问;一路摸排调查邹大武所有的关系人。由于时间已过27年,许多人记忆已经模糊,更有些人已经去世,通过长达二十余天的细致工作之后,仍未发现邹大武的任何线索,也未发现邹大武与亲朋好友有任何联系,案侦工作一时陷入僵局。

转机: 一张旧照锁定嫌疑人

就在此时,民警通过多方查找,获取到嫌疑人邹某某大约在10多岁时候的一张免冠旧照。正是这张旧照片,成了破案的关键。

民警将该旧照片进行人像比对后发现,四川省达州市渠县鲜渡镇居民林某某与邹某某的面貌相似度极高。当即,民警奔赴达州,围绕林某某的户籍、婚姻、家庭、活动轨迹等方面展开调查。

指认案发现场

经查:林某某于2006年与胡某结婚,入赘女方,落户达州市渠县鲜渡镇。奇怪的是,林某某的户籍信息里,没有迁来地信息,其14岁的儿子不随父母姓,却姓蒋,且林某某多年来的活动轨迹多在外地。民警大胆推测,邹某某假冒他人身份的可能性很大。

与此同时,警方通过大数据搜索发现,林某某曾因打架斗殴被浙江警方查处并采集了DNA信息,当即,民警采集来邹某某的亲哥哥的DNA,与林某某DNA进行比对,证实林某某与邹某某的哥哥系同一家族人员。综合多方信息,专案组基本确定,林某某即为邹某某。

抓捕:被抓时高呼“冤枉”

在确定林某某落脚在浙江省瑞安市塘下镇一带后,4月10日晚,专案组民警连夜飞赴浙江,继续开展工作。经过连日的摸排调查和蹲点守候,民警确定:林某某在塘下镇一家维修公司做焊工,其妻子胡某在塘下镇经营一家小卖部。

为了稳妥,专案组决定进一步核实林某某的身份后再进行抓捕。4月15日,林某某下班进入小卖部,民警佯装成顾客进店,对林某某的体貌特征进行了核对。“他的身高1.4米多,面容跟照片吻合。”李斌称,民警在交谈中还发现,林某某身份信息虽然显示是福建人,但四川口音浓厚,更加确定林某某即为邹某某。当即,民警对林某某实施抓捕。

李斌回忆,抓捕过程中,林某某高呼“冤枉”,称自己是合法公民,没有做过违法乱纪的事。后经就地审查,林某某交代了自己的身份确为四川省自贡市荣县来牟镇的邹某某,出来打工后冒用了林某某的身份信息。然而,邹某某对当年杀害莫某某的犯罪事实拒不供述。

突破: 1个小时视频击溃心理防线

4月17日,邹某某被押解回到荣县,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对其刑事拘留,审讯工作也同步开始。

“这个案子的审讯工作开展的异常艰难。” 荣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河西中队副中队长李斌回忆说,审讯初期,邹某某只交代当年确与莫某某一同前往成都,莫某某卖茶叶、他卖鳝鱼。返回后,二人一起吃了晚饭便各自分开回家,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于为何冒用他人身份的问题,邹某某只称到外地打工结识林某某,林某某欠他的钱,抵押了身份证,而后便用起了林某某的身份信息。

不管民警如何询问,如何举证,邹某某坚决不承认杀害了莫某某。另一方面,邹某某的妻子也是不配合警方工作,认为丈夫林某某没有过错更没有犯错,因此不愿劝说。

时间一天天过去,各条战线没有任何突破性进展,摆在侦查员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审讯攻坚!所有专案组成员分为多个审讯小组,针对邹大武的畏罪心理、侥幸心理以及对家人的牵挂、担心等,充分解读邹大武的成长历程、性格特点、特长喜好等,与邹某某、林某某的家属逐一见面,了解邹某某逃跑后的生活环境、婚后的家庭等情况,录制必备的影像资料等,所有准备工作就绪后,制定周密的审讯策略,坚持审讯前做计划、审讯后开会分析,一点点瓦解嫌疑人的心理防线。

通过法律宣讲、情感感化,邹某某的态度渐渐地从拒不承认变得焦虑不安,而后是沉默不语。

为了让邹某某尽快地知罪认罪悔罪,民警还重返浙江瑞安,找到邹某某的家属亲友交谈做工作,并录制接近1个小时的视频,带回荣县给邹某某看。视频里,既有对他的指责和责怪,也有对他的劝说和安慰。

终于,6月17日,这一次审讯过程中,邹某某在与民警的交谈过程中谈及妻儿时,他流泪了。民警准备抓住时机继续与其深入交谈。突然,邹某某砰的一声跪到了地上,接连给审讯民警磕了三个响头,还说“我说,我都说”。李斌见状,赶紧把他扶了起来。

经过60天的审讯工作,邹某某终于“认了”。据李斌初步统计,60天里一共开展了30多次审讯,每一次的审讯时间都在3个小时以上,最多时候有七八个小时。仅仅是审讯材料,堆起来都有三四十厘米。

交代:诱骗受害人至溶洞后抢劫杀人

据邹某某交代,案发前,他早就有过预谋,准备找个有钱人实施抢劫。没过多久的一天早上,莫某某主动找到邹某某,希望同行到成都。莫某某在成都卖了茶叶收入约2500元,二人返回来牟吃了晚饭。期间,邹某某故意编造附近有溶洞美景,诱骗莫某某前往探险。饭后,二人前往偏僻溶洞。邹某某在溶洞内用石头击打莫某某头部将其杀害,抢走了2400元。

此后,面对任何人的询问,邹某某均以饭后各自回家为由,坚称与莫某某失踪一事无关。直到莫某某尸体被发现,邹某某才仓皇逃离,并隐姓埋名至今。

邹某某从荣县逃至云南,靠打临工维持生计,后辗转至浙江。中途,邹某某为逃避查处,冒用了林某某的身份信息。2005年,邹某某在浙江认识四川达州女子胡某,入赘女方结婚并生育一子。鉴于胡某此前有过一次婚姻且有两女,儿子随前夫姓蒋。婚后,二人长期在浙江打工,很少回川。邹某某更是从未与荣县的家人有过联系。

至此,一起27年前的命案宣告破获。据悉,该案是荣县公安成立以来侦破的历时最久的命案积案。

忏悔:一时冲动,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得知凶手落网后,受害人莫某某的家属非常激动。” 李斌说, 20多年来,莫某某的母亲天天都在想这个事情,当告知了她这个消息过后,她说终于还了儿子一个公道。

据邹某某交待,他这27年在外一直过着逃亡的生活,现如今反而如释重负。邹某某说,以前一时冲动,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自己也非常后悔。如果能再选择一次,我一定不这样做,现在成了这个结果,无论受到什么处罚我都接受。”

7月21日,荣县警方以邹某某涉嫌抢劫罪和故意杀人罪向检察机关提起逮捕;7月30日,检察机关依法批准逮捕。

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办理中。(荣县公安局供图)

本网(平台)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