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2020年)1月1日零时起,四川全省45个水生生物保护区全面禁止生产性捕捞;

今年1月,农业农村部宣布,从2020年1月1日0时起开始实施长江十年禁渔计划。8月27日,四川省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和退捕渔民安置保障工作新闻发布会上透露,四川将于9月30日前完成退捕渔鱼船渔具和捕劳许可证回收封存,涉及退捕渔船10211艘,也就是10211张捕捞许可证。没有捕捞许可证再捕鱼就是违法行为,许可证的回收封存,也意味着四川长江十年禁渔的全面正式拉开。

对于很多鱼类而言,重回长江的回家之旅才启程,长江本身的恢复也才刚刚开始。记者获悉,目前四川水生生物调查评价专业人员已开始对全省小水电进行摸底调查,未来对采取补救措施也不能减轻对水生生物影响的小水电站将予以拆除。

最迟明年(2021年)1月1日零时起,保护区以外的长江干流、岷江、沱江、赤水河、嘉陵江、大渡河天然水域,实行暂定为期10年的常年禁捕。

决心

四川长江禁捕9月30日正式开始 年底前实现全省全流域禁捕

从1986年7月1日《渔业法》颁布,四川发出第一张捕捞许可证,到如今已经过去34个年头。捕捞许可证一船一证,有点像出租车的顶子。“9月30日捕捞许可证回收封存后,从法律法规层面来说,禁捕就正式开始了。”四川省水产局三级调研员张志英表示,之后长江流域再出现渔船进行捕捞作业,就像没有顶子的“出租车”,都是打击的对象。

长江禁捕退捕涉及四川全省45个水生生物保护区和长江干流、岷江、沱江、赤水河、嘉陵江、大渡河(俗称“一江五河”)。到今年年底前,四川会分三个阶段推进禁捕退捕工作。7月31日前,四川完成了渔船渔民信息精准建档立卡。经农业农村部核定,四川省退捕渔船10211艘,退捕渔民16437人。

8月1日至10月31日,四川的重点任务是各相关市(州)、县(市、区)结合实际制定出台详细禁捕方案,完成渔船渔具的回收和处置。其中,9月30日前完成退捕渔船渔具和捕捞许可证回收封存;10月31日前完成回收渔船渔具处置。11月1日至12月31日,四川将基本实现清船、清网、清江、清湖的“四清”目标,发布禁捕通告;2021年1月1日零点前,完成禁捕通告发布,实现全省全流域禁捕。

捕捞许可证回收封存意味着提前完成禁渔目标了吗?“禁渔包括禁捕和退捕,而捕捞许可证的回收封存既是结束,也是开始。”四川省水产局二级调研员袁野表示,包括提供技能培训,努力实现退捕渔民上岸就业有出路,生活有保障;持续打击“三无”船舶、“电毒炸”等违法行为等,都是需要做并且一直做下去的事,禁渔是长久之事,不存在提前完成一说。

现状

禁渔难与易:四川渔民兼职多分布广 去年捕鱼3.9万吨

“与长江下游的湖南湖北安徽江西不同,近年来,四川的渔民以兼职渔民为主,以打渔为生的专业渔民几乎没有了。”张志英介绍说,最直接的原因是捕捞量的下降,光靠打渔并不能维持生计,所以平时渔民都有其他的工作。而捕捞量的下降,也从侧面说明了长江“病了”,需要禁渔来恢复生息。

据了解,四川渔业捕捞产量从1986年的两万余吨,逐渐增加,到2005年达到最高峰,接近7万吨;之后有所波动,整体逐渐下降,去年近3.9万吨,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产量相近,这个产量主要以大水面养殖的捕捞产量为主,天然水域像长江中的捕捞量只占其中一小部分。与此同时,四川去年淡水养殖产量为150万余吨。

相对于以打渔为生的专业渔民,禁渔对于兼职渔民的影响相对来说会小一些。这是四川禁渔相对长江下游地区容易的地方。但四川也有自己的难题:退捕水域共分布在18个市(州)、115个县(市、区)。“退捕渔民16437人听上去似乎不是很多,但因为分散在一百多个县(市、区),每个地方的情况都不一样,需要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安置。”袁野表示,退捕是禁捕看不见的根,渔民安心上岸,长江才能休息好。

涉及范围广同时意味着后期需监管的地方多。袁野表示,除了水里岸边,交易的实体市场以及网络平台也是后期监管重点。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而本次禁渔农业部门牵头公安、人社、市场监管等多部门参与,从水里到嘴里,全产业链监管,让想钻空子的人处处碰壁。

措施

全省摸底、清理整改小水电 水库是否禁捕仍待确定

如果禁渔是针对长江里的“居民”的保护,那么四川省长江经济带小水电清理整改,就是针对“居民”的家——长江本身的恢复。张志英介绍说,长江的恢复离不开鱼类资源增长,同时鱼类资源的增长,需要更好地长江生态环境。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长江沿岸的工业企业曾是一大威胁,目前已经明显改善。而现在,影响最大的就是水电站了。

据四川省水产局前期的摸底调查,目前四川长江沿岸5万千瓦以下的小水电站有4千余座,正在按河流(包括支流)统一开展水电站对水生生态的影响评价,根据该河流水生生态现状及保护需求,提出有效、可行的保护和补救措施,包括实施栖息地保护、生态修复、下泄生物流量、增殖放流、监督管理和保护宣传等。采取的补救措施不能减轻对水生生物影响的小水电站,按照相关规定,应予以拆除。

目前包括四川省农业科学院水产研究所、四川大学、四川农业大学等具有水生生物调查评价能力的专业单位的工作人员,正分散在全省长江沿岸各处,对小水电站进行调查。“在部分水量本身不是很充足的河段,引水式水电站可能会造成断流。”张志英表示,这次的小水电清理整改,就是要打通江河之前可能堵塞的毛细血管。

除了水电站外,各种水库库区是否禁捕,也是农业农村部门关注的重点。“首先今年(2020年)1月1日零时起,四川全省45个水生生物保护区全面禁止生产性捕捞;最迟明年(2021年)1月1日零时起,保护区以外的长江干流、岷江、沱江、赤水河、嘉陵江、大渡河天然水域,实行暂定为期10年的常年禁捕。”袁野表示,保护区外与河道相通的河道型水库,是否属于保护区以外的天然水域,还需要进一步研究讨论确定,当然都是建立有利于生态恢复的前提下。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林聪